苑振超——青春是一次不悔的追梦之旅
作者:振超 日期:2018-05-18 12:21:50  发布人:admin  浏览量:615 打印本文

苑振超.jpg

 

 鞍山市岫岩县副县长 苑振超(鞍山一中0516班)

 

2002年考入鞍山一中,在鞍山一中曾担任学生会副主席,《骏风》杂志主编等职务;

2005年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

2009年本科毕业后以省委选调生身份回到鞍山工作,先后任职于铁西区繁荣街道办事处,市发改委,目前任岫岩县副县长。

 

各位亲爱的同学,大家下午好。我叫苑振超,是鞍山一中2005届的一名毕业生。非常高兴今天回到我的母校与在座各位准师弟师妹们相遇。时光荏苒,我是2002年6月28日通过中考考入鞍山一中的,如今2012年中考的同学都已经坐在高一的课堂里。首先以一名老学长的身份向即将在2014年与我成为同窗的各位表示欢迎,真羡慕你们能够在这里开始一段蕴含着无限精彩可能的旅程。

自从确定了这次交流活动之后,我一直在反复地回忆和回味我在一中的三年时光,想找出这段日子里我最为留恋,最想和大家分享的是什么。但是我发现我能想起在这里发生的许许多多的故事,却始终没有办法去给他们排一个序,好把名单里排名最靠前的话题作为我今天讲的主题。直到有一天在单位加班到深夜,回到家连脸都不想洗就瘫倒在床上,我忽然想起了高三复习的日子,想起那时面对着堆起来能挡住自己的模拟卷和复习材料,一直挣扎到后半夜,躺在床上却还睡不着,想象着奋斗之后收到清华北大录取通知书的场景;想起那时下午第二节课困意袭来时只好主动走到教室后面站着听五分钟课来清醒一下,可是大课间依然忍不住抱着篮球冲下楼玩到满头大汗,再踩着铃声回到教室里面对两个多小时的晚课。当我再也不能拥有那时的活力和激情,我才忽然明白,吸引我总是闭上双眼去回味,甚至有时睁开眼已经泪流满面的,正是对你们来说正要开始,而对我来说已经逝去了大半的,一段叫做青春的岁月。这段岁月,无论是谁都会永远难忘。而之所以我觉得自己的青春如此美好,是因为曾经,我在鞍山一中度过了一次不悔的追梦之旅。

对我而言,这段追梦之旅是从一个梦想的实现开始的。我中考前的两年时间就读于鞍山二中。当时,二中和还没有搬迁的鞍山一中只隔着一条马路。我们经常会从一中的门口走过,远远望见里面的师兄师姐们在这片我们心目中的圣地里穿行。多年以来,鞍山人对一中的认同已经深入人心,对家长来说,孩子考进一中几乎是一个可以在单位被讨论羡慕好多年的话题。所以在我们的眼中,似乎这座校园里的师兄师姐们身上都有一层若隐若现的金色光环。离中考还有一个月时,我和另一位同学终于在一个中午,借着和一中相似的校服混进了这座校园。虽然老校园的硬条件如今已经被我们今天看到的新一中远远甩在身后,可是塑胶场地的清香,合金书桌的光泽,从擦肩而过的师兄口中听来的新鲜的名词,都已经足以让我对这里的向往从虚无缥缈的印象凝成沉甸甸的感知。我清楚,自己的下一站就应该是这里。这个梦想的实现并没有等太久。一个月后的中考中,我发挥了整个初中时代最高的水平,以距满分11分,全市第七名的成绩考进了鞍山一中。我不想对之前的那次一中之旅妄下论断,但是巧合的是,我们班级考进一中的两个人,就是中考前一同去窥探一中校园的那两个。

刚刚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我并不知道,我进入的0516班,是鞍山市第一届通过中考向全市选拔的实验班,更不知道在这里将会发生很多终生难忘的故事,不知道这里的每一个人将成为自己未来强劲的竞争对手、并肩奋斗的战友和手足情深的兄弟姐妹。我只是给自己制定了一个简单的目标,放飞了一份平凡的梦想,就是在这个强手如林的地方,要努力地展现自己,不要被人家远远甩开。没想到这个梦想在之后的三年里,飞得太高,蜕变得太快,沉重得要用好多好多不同的梦想去维系,却美好得让我奔走于所有这些梦想间而乐此不疲。

作为一名学生,必须要做好的本职工作,也是所有梦想的基础,当然就是学习。鞍山一中已经汇聚了整个鞍山地区所有最有实力的学生,实验班更是集中着当年中考全市成绩前一百名的高手。对于我们这些即使不是目中无人,至少也会自命不凡的尖子来说,在实验班里学到出类拔萃才是最终极的挑战。而且这份挑战来得也实在太猛烈了一点:高一第一次的期中考试,全年级第一的桂冠就被一名实验班以外的同学摘走。虽然这位同学的实力早已被公认,只是中考失常成为了实验班的漏网之鱼,一年后也因为优异的表现被交流补充进实验班,但是这次考试成绩对实验班的尖子生来说,的确是一次重大的打击。所有人都明白了,中考的成绩只能说明过去,眼前的一分一秒才是最值得把握的现在和未来。梦想的实现,最需要的就是实力的保障。从此,我们的课堂上,老师永远被求知若渴的目光包围,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面对随时到来的发问;我们的课桌上,一本本的习题集越堆越厚,又很快随着知识的掌握和效率的提高越做越薄;我们的成绩单上,虽然常有不同的同学交替领先,可是年级大榜的第一页却总是挤满我们班同学的名字。

也是在这第一次期中考试中,我取得了进入一中后并没设想过的成绩——班级第一名,年级第三名。如果梦想只需要一个落脚点,就可以飞得更高的话,这次考试的成绩就成为了我学业上梦想高飞的起点。在成绩方面,我的定位不再是曾经的尽量跟上,而是下决心要和全年级的强手一较高下。所谓无限风光在险峰,我也在之后的三年里领略到了各路高手的绝技。鞍山一中05届的学生里,有人在三年17次大考中的激烈竞争中,取得9次第一,4次第二的惊人成绩;有人能在物理题陷阱百出,全年级全军覆没的时候考出一个一枝独秀的满分;有人能做到数学试卷上,只要做过的题就全都无懈可击,在少答两道大题的情况下拿到单科最高分;有人英语远远超过学生水平,在中学就能通过GRE考试拿到牛津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在这样的同学中间参与竞争,成功的成就感自然不必多说,即使失败也是一种享受。渐渐地,我也找到了自己的优势:虽然我不像很多同学那样拥有远超常人的绝技,但是我可以做到全面均衡,文理兼修。高中的大考中,我在所有科目上都拿过单科年级第一名,即使不能稳定地在某一科上占据绝对优势,总成绩却依然能名列前茅,一共拿过3次年级第二名、4次第三名、共13次排在前十名。虽然几次与年级第一失之交臂成为了我高中最大的遗憾之一,但是我想在追梦之旅若是上付出的够多,就真的可以不悔。而且对于我的梦想来说,这样的成绩已经足够,让我有理由,也有自信在更多的领域去追逐不同的梦想。

对大部分高中生来说,男生在文科上面会薄弱一些。因此文理兼修成为了我提升自己学业成绩的比较优势。事实上,文字的排列组合也是我在高中阶段苦苦追寻,并且我认为会由此受益终身的一个梦想。在那时,我对此的称呼叫做文学。从小积累的文字阅读量让我逐渐发现在一些文字片断上,我能比很多同学调遣得更加流畅和自然,而真正让我把它当做一个梦想去追逐的诱因,是高年级的师兄师姐们不时地到班级来发放的一中人自己的报刊杂志。那时还只有《学苑》报和《骏风》杂志两种刊物,前者是一份以报导校园新闻为主的综合性报纸,而后者是一种纯文学杂志。恰好,我的语文老师何红卫老师就是《骏风》杂志的指导老师。这位老师从他的第一节课开始,就用他儒雅的气质、富有磁性的声音,标准的普通话和永远散文诗一般的谈吐彻底地征服了我,把我引上了崇尚文学,爱好文学的道路。我怀揣着文学梦加入《骏风》杂志社,高二时又成为了杂志社的主编,在写作之外承担起了出版杂志的工作。在这里,我和杂志社的所有编辑一起,体会过从众多稿件中选取文章进行组稿的难以抉择,品尝过反复排版设计校对错字直到头晕眼花的艰辛,更享受过将印刷好的杂志拿到各班发放被同学们争抢一空的喜悦。刚才说到《骏风》是一份纯文学杂志,这使她不同于市面上花样缤纷惹人眼球的青春杂志,也区别于缺乏诚意只求畅销的快餐文学。在我的心中,她为鞍山一中的学生划出了一方文学的净土。这里播种的文字虽然有时朴实甚至拙稚,但是孕育的感情却无比的诚挚和率真。为此付出的所有时间、精力和情感、都让我无怨无悔。

高二下学期,学校里诞生了一份崭新的刊物——《新锐》报。当同年级的《新锐》主编为首期报纸向我约稿时,我正在心里酝酿一部小说,希望把唐诗宋词背后的趣闻轶事和武侠小说做一次联姻,就按这个思路尝试着写了个7000字的稿子拿给了他。我至今不知道是什么让《新锐》报对我抱了如此的信心和期待,第一期的报纸上赫然用一个整版刊登了我的小说,版名叫做“连载”。从此,我成为了我所知道的第一个长期占据一个版面发表连载作品的一中学生,那部叫做《诗路剑魂》的小说先后在《新锐》连载了十余期,直到我从一中毕业两年后,发现再也没有一颗文学的心让我把这份作品继续下去才作罢。至今,我还保留着每一期连载过《诗路剑魂》的报纸。再次翻看时,我的反应不是慨叹当年自己的视野和文笔的稚嫩,而是感动于那份为梦想一往无前的勇气和力量。在现实挟着我与文学的绮丽和青春的纯真渐行渐远时,我总想举起手中珍藏的报纸大声告诉自己,文学的梦想曾带你飞了好远,当你的文字被整个学校的人传阅时,你曾经是那么勇敢、那么骄傲!

社会工作的梦想,也许是对现在影响最深远的一个。从中学时班级的学习委员、学生会的学习部长,到大学时的班长、学生会主席,直到现在成为一名公务员,看上去这是一条前后连贯、相辅相成的道路。但是我必须承认,迈出校园之后的工作,很多只是你去实现梦想的一种方式;只有学生时代的社会工作,是能够把它本身当做梦想去看待的。这里我说能够,是因为我想也有学生会太早地把社会工作看作了对未来的投资。幸运的是,我自己和我在学校的大部分社工战友,都是真正把社会工作当成梦想去追逐的那一类人。所以我们为了这个梦想,不惜牺牲自己大量的课余时间,不惜和同伴为了工作方案吵得面红耳赤,不惜对自己的至交好友翻脸无情。其实这个梦想很简单,不是要争取干部头衔的虚荣,不是要借此和老师拉近关系,甚至也不是要通过社会工作得到什么锻炼。我们只是要实践加入学生会时的诺言:服务同学。为了全校同学身边的良好环境,我们学生会干部成为了永远不轮岗的值周生,时时刻刻参与到学生的自我管理中来;为了全校同学消除对新校舍搬迁的疑虑,我们学生会干部带领校报编辑闯进校长办公室,直接把学校高层的声音传到同学耳中;为了全校同学欣赏到水平最高的新年联欢会,我们学生会干部忍痛刷掉自己班级还不成熟的节目,回到班级还会听到冷嘲热讽的声音。我们在那个年纪不会懂得自己的能力有多微薄,不会明白自己的坚守有多艰难。但是我们真的都为了梦想竭尽全力,才会在多年后慢慢体会到这样的梦想有多珍贵。

也许寄托在这份梦想中的,正是鞍山一中良好的社会工作传统。更早的前辈们我自不必说,仅就我个人的经历而言,在我当选清华大学土木工程和建设管理系学生会主席,参加第一次全校大主席团会时,我惊喜地发现,校学生会有一位副主席是一中的师兄,28个院系的学生会主席里,有三个来自鞍山一中。另外各院系的新生班主任里,也有两名鞍山一中的校友。我想,鞍山一中的学生能够在全国最高学府的社会工作中占有一席之地,个中的原因一定可以从我们在这里共享过的这一梦想中寻觅到几分。

赛场的梦想,更是我们在青春年华里不可缺少的。说实话,我在升上高中之前从来不曾对体育有过特别的兴趣,因为自身的身体素质远远不足以让我在赛场上找到自信。可是在鞍山一中,丰富的文体活动给了这梦想扎根的土壤,队友的呐喊则给了梦想破土而出的力量。高一的年级足球联赛,实验班本来人数就要少一些,何况有限的男生里还大多是我这样四体不勤的书生,我们几个几乎没踢过足球的同学也不得不临危受命,组成了一条千疮百孔,七零八落的后卫线。不能短时间提高技术,我们就抓紧锻炼体力。每天早自习的听力练习开始之前,我们几个新手都要去操场跑个三五圈,回到课桌前做听力练习时耳朵里只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首场比赛中,我第一次触球就是面对飞来的皮球忍不住伸手去挡,吃到了生涯中的第一张黄牌。谁也不曾想到这样的一支球队,竟然在场下同学热情的呐喊和队友不断地鼓励中,逐渐走上了正轨,爆冷击败了一支强队,又顶住了夺冠热门球队的狂轰滥炸,从死亡小组昂首出线。虽然出线后首轮遭遇淘汰,但是和我的队友们在一起,我终于发现,自己已经敢于放飞赛场上的梦想。运动会上,我第一次代表班级站上起跑线,就是挑战从未尝试过的最长距离三千米。漫长的十圈里,我几次在眼前发黑时想要放弃,却因为耳畔传来同学的加油助威声而咬牙追上去。第八名,记录名次的最底限,给班级加上微不足道的一分,对我来说却是梦想照进现实的一刻。体力不支倒地时,虽然已分辨不出在我身边忙前忙后的都是谁,但是那些晃动的浅蓝色校服成为了我记忆中不褪的烙印。几年后的大学时代,当我们班级篮球队面对系冠军队支撑全场却被一分绝杀后抱头痛哭,当我终于在足球赛中打进第一颗正式进球后和队友相拥庆祝,当我们清华大学棒球队以不败战绩拿到全国冠军后喜极而泣,我分明觉得眼前又见到了那时的一抹浅蓝色校服——那就是梦想的颜色。

梦想的魅力之一,就在于并非每一个梦想最终都会实现。有时为了实现最终的那一个,不得不燃起一些新的梦想,却放弃一些旧的。当我升上高三,成为鞍山一中校园里经历了一切的那批学生,我想是时候锁定自己决不能放弃的那个梦想了。对我来说,这个梦想是清华。因为不容有失,只能心无旁骛。曾经紧紧握在手中的一根根梦想的丝线,我只能一一放开。文学么?杂志的主编已经移交给了下一届的才子才女,报纸上的小说连载只能暂停。为此,我写了一篇简短的文字,宣布高考前将会全力投入到复习,将会停止连载,希望高考后可以恢复。新的一期《新锐》印发之后,我翻开熟悉的位置,看到的却依然是一整个“连载”版。除了我的声明之外,版面上满满地刊载着《新锐》报当时和过去的编辑为我写下的肯定和祝福。我想这是一种殊荣,当年的许多溢美之词时至今日我依然觉得受之有愧。可是这也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就是无论梦想最终实现到什么程度,为它付出的一切总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感动。追逐梦想的日子不悔,放弃梦想的日子,同样不悔。

社会工作么?事实上心无旁骛的,早已不是我一个人,而是我们整个年级。鞍山一中的实力,对外体现在强大的师资力量和优秀的硬件资源,对内则是张弛有度的氛围和精确入微的节奏。进入高三,全年级的生物钟都已经调整到高考模式,没有人再在文体活动上耗费多余的精力,也没有人再需要管理才能进入最佳的学习状态。对于大部分同学来说,不打扰就是最好的服务。而我们自己也明白,想继续在社会工作岗位上继续自己的梦想,比当前的忙碌更重要的是一座一流高校的广阔平台。所以,我的社工梦想不是放弃,而是蛰伏,留待化茧成蝶的机会,才能飞得更远。

赛场么?这时的赛场梦想当然还在,但是赛场的位置已经不是绿荫或跑道,而是寂然无声却硝烟弥漫的考场。在这里,我的队友是整个鞍山一中05届的集团军,我们共同面对全省各大名校的挑战和冲击,再也不是靠意志和热血就能简单地创造奇迹,靠的是真材实料的实力和把握。曾经的赛场梦想,已经和清华的梦想合而为一,而梦想的色彩,也当然会更加亮丽,更加辉煌。

旧的梦想有的放弃,有的蛰伏,有的融合,新的梦想也逐渐萌生。升上高三,我最为期待的是能够提前锁定清华,让追梦的道路提前亮起曙光。几经斟酌,我决定投入到物理竞赛之中。鞍山一中多年以来积累了强大的竞赛力量,几乎每年都能有学生在竞赛中获得省一等奖乃至国家奖牌的佳绩。而且凭借一中每年向清华北大输送大量优秀学生的骄人成绩和巨大影响力,一旦在竞赛中获奖,保送清华北大等名校的把握非常大。因此面对即将到来的辽宁赛区决赛,我决定暂时偏离原有梦想的航道,把主要精力寄托在竞赛保送的梦想上。备战竞赛的日子和课业学习相比,又有一番不同。由于专注于物理一科,没办法用不同科目对思维进行调剂;而几乎每一道物理竞赛题,都需要复杂的思维过程或是繁冗的计算过程,大脑几乎一直处于濒临缺氧的状态。然而在短时间内系统地完成力热光电等不同体系知识的掌握,并且攻克一道道充满挑战的题目,也会给我带来强烈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如果把课内学习比作沿盘山道走上山坡,学科竞赛的感觉更像是从陡坡攀登险峰,每一步都无比艰难,可是攀上几步后回头眺望,已经把层峦叠嶂抛在了脚下。几个月的集训里,我们就这样不断地攀登着,直到最后亲眼看见了顶峰的雪线。没想到失误在最后的这一刻到来了。赛区决赛的成绩单上,一同走来的战友站上了峰顶,我却一脚踩空,仿佛坠落万丈深渊一般,只看到刚刚还近在咫只的梦想之地在视线的尽头旋转着消失了。那之后的很长时间,我都不敢闭上眼睛,因为一旦面对黑暗,就仿佛回到那个天旋地转的瞬间,梦想破碎的声音会一次次在耳畔回响。我也是从那时起发现人的心底有一个很脆弱的角落,只要被梦想破碎的回音震动到,就会从那里传出一阵牵动全身的痛,痛到呼吸都困难。

刚刚竞赛失败回到学校,就迎来了第一次高考模拟考试,脱产集训的结果是我第一次跌出了年级前三十名的行列。一段时间里我只希望自己是真的从万丈深渊跌落,摔得粉身碎骨,这样就什么都不用面对了。幸运的是我的身边有鞍山一中那么好的老师。离开这座校园后我逐渐开始懂得,这个世上有很多人会对你好,有一些甚至好得让你不知所措。可是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只是为了从你这里什么得到什么才这样好。也许只有父母能好的没有条件,没有所求。可对我来说,我的老师们也是这样,只为了他们的职责,就对我们付出像自己儿女一样的无条件无所求的感情。无论是学校的领导,还是我的班主任,以及每一位科任老师,都用和从前一样的目光面对着归来的我,让我感觉到,他们还相信我能像从未经历这段梦碎的路一样,能够朝着一直以来的清华梦迈开脚步。同样,班级的同学也向我报以不曾改变的微笑,没有人为我这个竞争对手的掉队而幸灾乐祸,当我面对某个遗忘了的知识点愕然时,总有人抽出一张我集训时错过的试卷递过来。我还能怎么选择呢?只有重新望向梦想的方向,追得更加义无反顾,更加无怨无悔。课堂上,我跟全班一起进行二轮复习的训练,课下老师们帮我重新梳理错过的一轮复习的知识点。当竞赛的队友纷纷保送名校的信息传来时,我已经用自己都不敢相信的速度追上了一度把我甩开的第一梯队,无论是知识储备还是解题能力都达到了良好的状态,在后几次模拟考试中也终于恢复了原有的名次。这次我知道,梦想真的离我不远了。

高考前,鞍山一中让我在冲刺的最后阶段又吃下一颗定心丸。省优秀学生干部是高考加分的宝贵机会,省内许多名校也只有一两个学生能获得这一荣誉,而鞍山一中一次争取到五个名额,让我们几名优秀学生干部在高考的起跑线上就领先了至关重要的一步。走上高考考场时,我早已没有了追梦之旅启程时的紧张与惶恐,心里有的只是淡定和坦然。穿过了一路的仆仆风尘,阅遍了路旁的万水千山,此刻,我只需要把昔日放飞的梦想握在自己的手中。就连那些追梦途中留下的伤痕,也已经化为生长在我掌心的纹理,成为我不同于所有追梦的青春的标识。无论最后成功失败,这一场追梦之旅,我不愧也不悔。

瓜熟蒂落,水到渠成。最后,我用645分+10分,全市第四名的成绩换来了一纸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的录取通知书。这一次,在我耳畔回荡不去的是梦圆时的天籁之音。当我漫步在清华大学绿树成荫的主干道上,当我站在清华图书馆门前等着开馆自习的长队中,当我坐在学术界泰斗大师侃侃而谈的讲堂中,依旧是从那个心底脆弱的角落,会有一股暖流传遍全身,让我几乎想要湿润了眼眶。梦想,那么美,让人永远忍不住要再起步,用整个青春去不悔地追逐。

这就是我的追梦之旅,时间的关系让我不能把每一个梦想的始末一一道来,只能选取其中有代表性的那些。我能理解为什么一中会选择我来和大家交流,因为我在一中有过太丰富的经历,追逐过太多缤纷斑斓的梦想。但是我和你们已经整整相隔十年,一个年代的差距会让你们经历了比我丰富得多,缤纷斑斓得多的童年。所以我相信在座的很多同学会有更高更远,让我无法企及也难以想象的梦想。而且你们手中还把握着喷薄欲出的青春,更是可以孕育出无限的可能。梦想在哪里都可以起飞,但是冲天的劲风一定可以让梦想飞得更好。鞍山一中就是这样一个风劲天高,适合梦想启航的地方,当然前提是你要有实力走进这所学校,拥有这片天空。我真诚的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能成为我的师弟师妹,无论高中还是大学。相信还有一天,我们会在某一个地方重逢。那时,我希望你能向我讲一讲,你是如何在这里开始你的精彩的青春,开始你无悔的追梦之旅。我的话就到这里,谢谢。

 

核发:admin 点击数:615 收藏本页